>

针尖上的幸福传承,是谁这么巧夺天工

- 编辑:365体育滚球 -

针尖上的幸福传承,是谁这么巧夺天工

“年轻人,有想法,这对闽绣而言是好事。” 陈利源说,同时,大儿媳林艺凤与二儿子陈贞取都学会了刺绣,成了绣坊的中坚力量。这些,都令陈利源很是宽慰。(作者:颜志强 连江水)

8月31日,绣娘在比赛现场刺绣。8月31日至9月1日,青海省第二届“民族团结进步”青海刺绣展暨刺绣大赛在西宁市举行。来自青海各地的755位绣娘用手中的针线和画笔,在现场穿针引线、切磋技艺,用针尖传承幸福。 新华社记者 王艳 摄

黄凤的姥姥十几岁时绣的钱袋子,黄凤一直珍藏至今

图片 1

生动写实的祁连山好牧场、栩栩如生的十二生肖香包、好看又耐用的手工鞋垫、清新淡雅的芙蓉出水图、精巧别致的奥运福娃、形态高贵羽毛分明的孔雀……一根根五彩绣线,一双双巧手绣出了一幅幅各具特色、精美无比的刺绣作品。

传承了几千年的刺绣工艺

来源:《瓷都德化》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随着青海省非遗保护工作的深入,刺绣艺术已经成为广大农牧区妇女传承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增收致富的重要手艺之一。来自青海省海东市平安驿袁家村青绣坊的冶生莲说:“现在比往年好多了,借助平安驿袁家村的平台宣传我们的刺绣作品,然后销售,每个月能有6000元的收入。”目前,在青海各地有30万各族绣娘用一针一线绣出美好新生活。

“刺绣的时候也有纠结过,有时候想要的色彩表达不出来,针法运用也不是自己想象的感觉,拆了绣绣了拆是常事。”黄凤说。

图片 2

在青海省图书馆同步进行的青海刺绣展上,汇集了土族盘绣、湟中堆绣、热贡艺术(堆绣)、河湟刺绣、贵南藏绣、蒙古族刺绣、湟源皮绣等类别多样的400余件“青绣”作品,展现了青海刺绣的独特工艺,也让人们从一根根绣线中感受到了“青绣”的魅力。

“刺绣能够修身养性,美好的绣品也能够给大家带来身心上的愉悦,希望能有更多人了解鲁绣这种传统文化,让刺绣走入生活,让鲁绣能够传承下去。”

“刺绣制作工艺繁复,对用料和绣工都甚为讲究,常用针法达数十种,工艺讲究平、齐、细、密、和、光、匀、顺,从业者濒临中断。”陈利源补充说道,“学绣要有‘三心’——静心、定心、耐心,心在哪里,针在哪里。现在的年轻人大多坐不住,要学刺绣的人更是万中难挑其一。”陈利源今年已60岁,为了使家传的刺绣工艺后继有人,他一直鼓励两个儿子学习刺绣,并倾力教习。

8月31日至9月1日,青海省第二届“民族团结进步”青海刺绣展暨刺绣大赛在西宁市举行。755位绣娘从互助土族自治县、湟中县等赶来,带着她们手中的针线和画笔,在现场穿针引线、切磋技艺,用针尖传承幸福。

将心思与情绪藏于针线中

穿针引线轻巧娴熟

8月31日,来自互助土族自治县的绣娘李延莲在展示自己的作品。新华社记者 王艳 摄

45岁的黄凤是一位鲁绣传承人,从事刺绣行业已经十几年了。

闽绣手艺百年传承

图片 3

黄凤作品 《高山流水》

打好草稿是金苍绣的关键步骤

“青绣”是散落在青藏高原上的珍珠,始终坚守着自己的语汇和表达。以盘绣为例,盘绣是纯手工作品,针法十分独特,在刺绣的过程中会始终出现两条线,“上针盘,下针缝”。同时,图案具有浓郁的民族风格,图案和花样有几十种,最为常见的有太极图、富贵不断头、云纹等,一针一线的起落都凝聚着高原儿女的智慧和情怀。

她结合现代审美,经过不断摸索,将苏绣与鲁绣相融合,取二者之长,再在针法的运用上进行创新,独创了很多新的针法,绣制了一些别具一格的作品。

“张飞绣花”不输绣娘

黄凤还开了一间绣坊,培训学员,教大家学刺绣,她希望能给大家提供一个平台,接触刺绣,了解刺绣,爱上刺绣。

图片 4

说起刺绣

图片 5

古代的妙龄女子

“我们陈家的刺绣属于闽绣范畴,它配色大胆、图案简洁、主题鲜明、效果华丽。”陈利源兴奋地说,“今天闽绣还能在我的手上得到展现,我觉得我的劳动是有意义的。”

在今天

图片 6

希望大家能在一针一线中感悟生活的美好。”

图片 7

黄凤介绍,这幅《生命·里院》采用乱针绣的针法绣制,总共用了一百多种针法,为了体现出里院沧桑、斑驳感,用了三四百种颜色,一层层上色、调色,从开始到最终绣制完成用了差不多七个月的时间。

陈利源祖藉龙浔镇高阳村,后迁居赤水镇福全村,刺绣工艺来自家传,至今近200年历史,到陈利源这一辈已传5代。《高阳琼林堂陈氏族谱》记载,陈利源的家传刺绣源起于清朝咸丰年间,代代相传,脉络分明。其十四世祖陈志仪(1811-1855)因“继母”欺凌,12岁便离家出走,到泉州开元寺袈裟组学艺。后返乡成家立业,传授刺绣技艺,开创了德化陈氏刺绣。他的儿子陈大开承上启下,创新开拓,促使第三代陈元汾、陈元杉、陈元钚三兄弟皆成刺绣高手。

她开始跟着老师学习,继续心中的刺绣梦,这一次,黄凤拿起绣花针,就再没放下。

族谱中只记载男绣师,不见绣娘,是否“传男不传女”?陈利源否定了这一说法:“刺绣需要先画图打稿,融入文学艺术背景与元素,古代女子大多没有读书,文化功底差,无法独立完成一个绣品,所以历代男绣师比绣娘更为突出。”陈利源手捧父亲陈享命的绣品介绍说,他的几代先祖都是比较开明的,而且包容善化,不仅刺绣手艺好,还精通祠堂、宫庙的翘脊、泥塑、彩绘、壁画等装饰,带出徒弟众多,有男有女,颇有声望,足迹遍布县内外。至今,赤水龙峰岩还保存陈利源爷爷陈元钚的多幅壁画,弥足珍贵。

图片 8

工作间隙,陈利源向我们展示了他们父子的作品,可谓种类繁多、图案纯朴、色彩艳丽、构图简洁、造型夸张、针法多样、绣工精致,作品“粗中有细”,美轮美奂。“在许多人眼里,这些作品是出于温婉文静的绣娘之手,当他们来到绣坊后,才知道是我们父子俩绣的。”陈利源介绍说,“我戏称自己是‘张飞绣花’,但做出来的东西一定要让客户满意,不能输给绣娘。”

留住了青岛人的回忆

刺绣,是传统“女工”的重要内容,多数人想到会是女性蝴蝶穿花似地穿针引线。在德化有一个刺绣家族至今传承近200年,涌现出众多男绣师。他们默默地承载闽绣文化,传递着一个家庭的坚守和人间温情。

双面绣相对来讲技艺要求更高,它的特色是在同一块底料上,一针同时绣出正反色彩相同的图案,要求比较严谨,像这件刺绣作品中,羽毛都需要几丝线去绣,排列也要紧密,才有这种灵动感。

陈利源从小耳闻目睹,年少时就喜欢上刺绣。“文革”结束,陈利源已18岁,他潜心跟随学习刺绣。40年来,陈利源日复一日,不厌其烦。进城13年来,陈利源晚上不曾到大街小巷闲逛过。一有时间,他就坐到绣架前,针线就游走在饰有龙凤仙鹤、福禄寿禧、明暗八仙等传统图案的供桌裙帏、神龛帷幔之间。

鲁绣是山东地区的代表性刺绣,很多人都不陌生,在以前的枕套上、小孩的肚兜上,经常能看到鲁绣的身影。

融入时代光大闽绣

能够磨练你的心性,

大儿子陈贞增读小学时,就获得过全县相关比赛二等奖。今年30岁的他刺绣技艺已非常娴熟,绣品既有女性的细腻柔美,又不失方刚大气,具有较高的审美价值,民俗气息浓郁。在创作的作品上,也有意在传统题材基础上进行创新,融入现代元素。为了让更多人喜欢刺绣,使闽绣走出德化,陈贞增开了间淘宝店,空闲时把绣品搬到网上卖,深得一些年轻人喜欢。

兴趣始于姥姥手中的绣花针

责任编辑:

“现在人的生活节奏快,压力大,很多人没有太多时间和精力去绣制一些大的作品,把刺绣变得生活化,这样才会更吸引年轻人,像有些小朋友,他们会在教师节绣一些简单的书签送给老师,这样的礼物还是很有意义的。”

飞针走线赶制金苍绣

只不过

原标题:【守艺】闽绣隐身德化,200年传承不断!

比如青岛这位绣娘

陈利源父子正在赶制刺绣订单

依旧受人们欢迎

图片 9

鲁绣传承 离不开创新

来到龙浔镇坪埔一处不干起眼的绣坊,陈利源父子俩正在忙于刺绣顾客订制的裙帏。虽然他们的手指并不纤细,但动作娴熟迅捷,只见手指在绣布上下翻飞。随着针线起起落落,五颜六色的绣线被缝制在画稿的纹路上。不一会儿功夫,绣布上的人物、花鸟渐渐变得活灵活现。

她用一针一线

闽绣曾是“海上丝绸之路”输出的重要商品之一,在国际文化生活中也产生了很大的作用与影响,但因慢工细活的特点,与现代快节奏的生活不大相适应,极大考验了传承问题。陈利源的爷爷陈元钚三兄弟曾经都是刺绣高手,但时至今日,只剩陈利源一脉单传。

坐在窗前

刺绣样图

打记事起,黄凤便喜欢看姥姥绣花,经常搬个小板凳坐在姥姥身旁,看着姥姥穿针引线,灵巧的手指往来穿梭。在小小的黄凤眼里,绣花针好似有魔法,不一会便能绣出各种花样,这也让黄凤对这种指尖上的技艺产生了强烈的好奇。

虽然机绣大量代替了手工刺绣,但随着传统文化的日益复兴,个别手工刺绣爱好者及宫庙、祠堂和戏曲所需的传统刺绣用品,给陈利源带来源源不断的订单,业务常年处于饱和状态。

以此诉情

刺绣作品

绣出了青岛故事

祖传绕金苍线的“金甲”

黄凤作品 《情人坝》

图片 10

刺绣的图案变得更有新意

绣在荷包上 绣在手帕上

但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的审美水平也越来越高,黄凤深谙,要想更好地传承鲁绣,必须得有所创新。

REC

绣坊的学员中,有十多岁的小学生,也有企业白领,还有六七十岁的老人,黄凤想办法将刺绣变得生活化,将复杂的刺绣技艺转成简单易学的手工制作,教给学员。

一针一线 绣青岛风光

黄凤最开始学习的是苏绣,后来觉得作为一个山东人,应该更好地发扬鲁绣文化,她又开始创新传承鲁绣。

黄凤的鲁绣作品,如油画、水彩般生动,但又更添一份质感与逼真。

脑海总会不自觉浮现出

黄凤作品 《青医院景图》

如今,黄凤的刺绣手艺已经非常娴熟,但她仍然会不断挑战自己,总是想绣一些新的、有意义的作品,比如青岛的地标建筑。

黄凤作品 《生命·里院》

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刺绣渐渐被黄凤搁置了,直到十几年前,黄凤遇到了一位教刺绣的老师,她心中那份对刺绣的热爱才再次被燃起。

黄凤作品

“刺绣是指尖上的修行,

本文由历史民俗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针尖上的幸福传承,是谁这么巧夺天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