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盐贩子一十分的大心,廖永安一激动却当了张士

- 编辑:365体育滚球 -

盐贩子一十分的大心,廖永安一激动却当了张士

不过在政治场上角斗的人们可千万不能有什么怜悯与同情之心,相反得出手快、出招猛,否则的话,你就有可能成为被怜悯与同情者。从地狱边缘一路混来的熟稔此道,在刚刚结束对小舅子“叛乱”事件的平息过程中,不就很好地展示了自己,且他还清楚:在对敌斗争中,只有一直拥有这样的心理素质,才会使自己永远立有不败之地。这不,最近手下人不断来报告,说东邻张士诚派兵偷袭了常州、江阴和常熟等地,虽说在常熟福山港和江阴城下两次都被打败了,但看来不给那个盐贩子一点颜色看看,还真不能确保东邻边境的安宁。 至正十八年九月,朱元璋派遣使者,前往西太湖宜兴前线,告诉在那儿领兵作战的主将和邵荣说:“宜兴是个小县城,城小防御起来方便,不太可能有什么空隙和漏洞,加上它的后方补给又源源不断,这就是我军自去年七月开始进攻一直到现在,已经一年零三个月都未能拿下的主要原因。听说宜兴城西通太湖口,张士诚军的粮饷通道就在此,我们应该集中兵力先将他的这条饷道给截了,让城内的粮饷发生紧张,然后再发起攻城,宜兴城必破!”徐达、邵荣依计行事,分拨一部分兵士封绝太湖口。果然,没到一个月,即那年的十月初九日,宜兴城内的张士诚军投降。 打了一年多终于攻下这座城池,将士们可高兴啦,同知枢密院事廖永安更是得意忘形,下令水师将士们迅速出发,去攻打太湖里的张士诚军。但人家张士诚毕竟还是一方豪杰,哪那么容易说打就能被打烂的。廖永安进入太湖没多久,就让张士诚手下大将吕珍给活捉了。在押往苏州后,张士诚因为爱惜这位巢湖水师将领的才能与勇猛,想让他投降,可廖永安誓死不从,在苏州坐了8年监狱后,最终死在了牢里。朱元璋为了表彰他的忠勇,遥授他为光禄大夫柱国、江淮等处行中书省平章政事,追封楚国公,赐号“开国辅运、推诚宣力武臣”。 “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九字方针与朱元璋亲征浙东轻松拿下婺州在上述三个方面突发事件处理得差不多的时候,朱元璋终于缓过神来,想起应该加快南线战事的进度呀,否则不知道又会生出什么变数来。至正十八年十月,他下令给刚刚攻下兰溪县的枢密院判胡大海,让他整顿当地秩序,设立闽越翼元帅府,分兵扼守其要害,然后抓紧时间,迅速从兰溪出发,向婺州城即金华挺进。

浙江混混方国珍趁火打劫进攻昆山朱元璋知道后十分高兴,乘着长兴保卫战胜利之势,命令江淮分枢密院副使张鉴、佥院何文政从镇江渡江北上,直攻张士诚的老根据地泰兴。张士诚听说后赶紧派兵前去增援救助,可谁知,又晚了一步,守将杨文德被捉,泰兴让朱元璋军给占领了。 一眨眼的工夫,自己的老根据地又丢了一块,想想就来气,可接下来连续发生的三件事情更让张士诚目瞪口呆了。 第一件事情是至正十七年五月,朱元璋手下将领、枢密院判俞通海率领水师突然进攻西太湖水域里的张士诚守军驻地马迹山。马迹山守军将领钮津等猝不及防,当即投降。这样一来,俞通海水师几乎进入了不设防区域,船舰一路东向,直驶苏州近郊太湖东洞庭山,即今苏州吴县或称吴中区的东山。张士诚闻讯后十分震惊,立即派出老哥儿们吕珍率兵火速赶往东洞庭山阻击。再说俞通海手下将士因为一路打了胜仗,多少有点得意,面对突如其来的吕珍军的打击,顿时就纷纷退却。见此,俞通海大声喊道:将士们,敌人人多,我们人少,要是大家再退却的话,他们会聚集更多的人马,占据各个险要的地方,时不时地出击我们,到那时哪有我们活着回去的可能,倒不如大家一起努力,与他们干一场,绝处逢生啊!说完,他带头冲向敌阵,不料在激战中,右眼下方中了一箭,可俞通海根本没顾得上,直到别人穿上他的盔甲代替指挥后,他才去包扎伤口。面对不要命的朱元璋军,吕珍队伍慢慢开始溃退了,最终竟然大败。 一场本来胜券在握的战斗就在自家的家门口竟然败得这般莫名其妙,想起这些,张士诚就郁闷不已。可就在这时,忽然又有人来报,江阴被攻陷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在东洞庭山开战后10天左右,朱元璋又命令长春枢密分院判官赵继祖、元帅郭天禄、镇抚吴良等率兵攻打江阴。当时江阴的张士诚守军驻扎在秦望山,居高临下,每一次朱元璋军将士发起进攻都被打了回来。但有一天巧了,正在作战时,突然狂风大作,电闪雷鸣,暴雨骤下。张士诚军将士一见到这样的恶劣天气,仗也不打了,赶紧跑吧!就这一刹那间,秦望山被攻占,第二天,江阴城被拿下。朱元璋下令吴良驻守江阴,此人后来被封为了江阴侯。 这就是张士诚惊诧不已的第二件事。第三件事是:江阴攻克后又是10天左右,朱元璋再次采取声东击西的策略,命令徐达率军进攻宜兴。可不论你怎么打,宜兴还是岿然不动。这时朱元璋突然改变主意,让徐达放下宜兴,急速行军,直奔江阴东边,攻取常熟。常熟张士诚守军没想到朱元璋军隔了那么远会突然来打自己,只好仓促应战。战斗中张军又在虞山西北的湖桥中了赵德胜的埋伏,顿时大败,随即常熟被占领。 至此,张士诚这位一方豪杰,在西面邻居朱元璋来到集庆城后的一年时间里,几乎还处在迷迷糊糊当中相继丢失了长兴、常州、泰兴、江阴和常熟等几个关键性的城池。想当初,这位泰州、高邮出来的英雄北有淮海,南有浙西长兴、江阴二邑,皆其要害。长兴据太湖口,陆走广德诸郡;江阴枕大江,扼姑苏、通州济渡之处。可现在西失长兴,西出通道被切断,徽州、宣州之争夺也就没了他的份;北丢江阴和常熟,南北通道被堵塞,西北拓展就此戛然而止。 可倒霉的事情还没完,至正十七年八月,已经投降元朝的浙东起义军头领方国珍接受元廷诏令,派50 000水师进攻昆山。昆山距离隆平府苏州很近,张士诚立即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赶紧派了大将史文炳和吕珍率领70 000水师迎战,双方就此在昆山奣子交上了手。按理说,张士诚军不仅有着人数上的优势,而且占了天时地利上的便宜,可令人一头雾水的是,居然在昆山奣子之战中,张士诚军一败涂地,方国珍反而七战七捷,甚至还将其军队开到了昆山城下。

本文由历史资讯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盐贩子一十分的大心,廖永安一激动却当了张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