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棋欲脱俗需返璞归真,吴清源自传

- 编辑:365体育滚球 -

棋欲脱俗需返璞归真,吴清源自传

“今天我看了常昊和李昌镐的棋,感觉很和谐。”围棋宗师吴清源先生端坐在棋盘前闭目养神,淡淡地说着他的看法。“常昊说,他在中盘时还有些优势,但下出了几手漫不经心的棋之后一下子就觉得自己不行了,这是怎么回事?”记者问。“他思想得太复杂了。围棋是由简单到复杂再回到简单的,常昊的棋已经完成从简单到复杂,现在考虑的应该是回归到简单。当时我曾经说,常昊如果简单地提掉一颗白子联络两块棋,然后点白棋的三·三,李昌镐就会觉得自己已经没棋可下了。这就是简单。”吴大师依然是淡淡地说。“不少人开玩笑说,您指出围棋应该忘记定式,好像是在说‘越有知识越反动’。您觉得呢?”吴清源先生听后微笑着说:“这其实就是大智慧与小智慧的区别。刚学围棋的人不学习定式是不可能下出好棋的,他要先完成由简单到复杂的过程,取得小智慧。但如果一个已经复杂的人,仍然在定式上孜孜以求,他就不可能达到大智慧的境界。”吴先生进一步指出,小智慧是局部的、阶段的,而大智慧是整体的、全局的,前者是复杂,后者是返璞归真。“在我的印象里,三·三、星、天元等等,都是你率先下出来的,而且后来都成了定式,这些是小智慧还是大智慧?”“从简单到复杂,也是需要探索的。这如同理解小乘经需要智慧。我的意思是理解了小乘经之后,应该勇往直前地研究大乘经。我说忘记定式,其实是对后人的一种期望,希望更多的人有勇气去研究围棋的大智慧。”吴大师为许多人误解他的“忘记定式”而遗憾。“人们把李昌镐比喻成石佛,说他在棋盘上把个人的情感与棋局隔离开来,是他成功的一大原因。您怎么看?”“围棋应该超越胜负等等世俗的情感。”吴清源先生说完这番话后就闭上了眼,仿佛入定了。他一定是在思考21世纪的围棋吧。西汶艺术网[;

图片 1吴清源 自古以来,围棋手的身份都有些特殊。因为四艺之中,围棋就比较特殊。围棋首先是一种竞技棋类,只要下棋,必分输赢。而论胜率,则必谈吴清源这个人。 《吴清源自传》 围棋在古代被称为手谈,弈棋的双方,以平淡的落子交流对棋道、对人生的理解。围棋的好,在于它的简单和包容。小小纹枰,方寸之地,布局、征战、防守都在上面进行,有因伐而失,有因弃而获,人生的大智慧,都在这里。一个人多研究研究围棋是有好处的,可以多些大局观,少些冲动和戾气。这是吴先生所强调的“用中”精神的根本,也是他近年来研究“21世纪六合之棋”的成果。这位棋坛宗师把围棋理论和中国古典哲学智慧相结合,其高深的境界和造诣,让人不能不十分钦佩。 出版这本书,其实对于棋迷或非棋迷来说,都是有意义的。身为一代宗师,吴先生把起伏颠沛的一生写得很淡,重点是在说棋,他的气度和从容确非常人能及。更重要的启示是,无论你从事的是什么职业,棋无止境,艺无止境,学无止境,各行各业追求的精神都是相通的,达到这样一个境界的人,专注修为,一定会有所成就。 吴清源和李昌镐 能和吴清源放在一起讨论的,当今棋坛,只有李昌镐;能与独步天下的李昌镐进行一番比较的,半个多世纪来,也只有吴清源。天下英雄万万千,惜乎大江东去浪淘沙,唯有吴清源和李昌镐依然傲立潮头。 不得不提的是,在吴清源十番棋期间,执黑棋是不用贴目的,如今执黑棋的一方最多要贴7目半。在这种黑棋绝对有利的对局中,吴清源甚至将藤泽朋斋九段。历史上第一位通过升段赛打出来的九段坂田荣男九段,在吴清源之后开创了一个时代的传奇人物,打至降了两格。 吴清源之后唯李昌镐独领风骚。从1992年那个稚嫩的16岁少年问鼎东洋证券杯以来,李昌镐的王者之位几乎未动摇过。李昌镐对中日韩三国高手曹薰铉、刘昌赫、马晓春、常昊、周鹤洋、赵治勋、小林光一、依田纪基、王立诚的总成绩为287胜166负,胜率高达63.4%。这还是几年前的数据,近几年李昌镐一统天下的步伐丝毫没有减弱,但曹薰铉、刘昌赫、马晓春、小林光一等高手却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衰退。 不妨再看看李昌镐对一些高手的具体胜负比:对赵治勋8比1,对林海峰6比3,对武宫正树7比1,对小林觉8比1,对俞斌12比1,对王立诚4比0,对赵善津3比0……曾被称作李昌镐克星的依田纪基近年来对李已是5连败,中国棋界的两位领军人物马晓春、常昊分别对李昌镐更有过不可思议的10连败、13连败。 李昌镐唯一可以同吴清源相比的就是胜率。吴清源全盛时期的胜率为71.1%(1964年50岁之前,由于车祸的影响,其后战绩急剧下降,但至1984年完全隐退时的胜率仍达69%);李昌镐至2002年底的胜率为79。1%。似乎是李昌镐的胜率更高一些。然而,这样的比较是并不科学的,因为不贴目时代的胜率与贴目时代的胜率其含金量是大不一样的。 毫无争议,这十余年来,李昌镐是棋界唯一的王者。能在胜负上和吴清源比肩的,唯有李昌镐。 今日之社会功利而浮躁,能像过去吴清源那样谦和与淡薄、虽坐拥千金但寂寞简朴如斯的棋手寥如晨星,然而,李昌镐做到了。在这个围棋和金钱的结合比任何时候都要紧密的时代里,李昌镐不改淡薄、谦和本色,从不曾有不良嗜好,从不曾有什么绯闻,每天坚持不辍地面壁求索——就是吴清源再世,亦不过如此。 这也是吴清源和李昌镐能并列在一块成为永恒话题的一大原因所在。 作为胜负中人,吴清源和李昌镐已不可能通过棋盘一决高下,在这点上已没有可比较的了,但作为君临天下的棋界王者、超凡脱俗的道德楷模,吴清源和李昌镐相比较这个话题永远不会过时。

AlphaGo和人类围棋高手谁的棋艺更高,从Master在网上60连胜时,就已不再有悬念。柯洁的出战,一子未落时,胜负便已注定,颇有“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

图片来自于网络

仅剩的问题只有两个:一是AlphaGo离围棋之神还有多远, 二是人类围棋高手和AlphaGo的差距有多大。前者无法回答,因为连DeepMind也无法定义围棋之神的水平。后一个问题从纯技术角度没法量化,只能换个角度,聊聊人类围棋史上的顶级高手吧。

目前仍活跃在第一线的棋手中,柯洁算是最接近AlphaGo的一位。

四个世界冠军的成就,在19岁的年纪就已达成。在同样的年龄上,统治了整整一个时代的李昌镐,仅有两个世界冠军;飞禽岛天才少年李世石,刚拿到他的第一个世界冠军;而前一代中国围棋的领军人物古力,仍在苦苦等待他23岁才会到来的第一个世界冠军。

从棋的内容上来看,面对性能超越了之前版本的AlphaGo,柯洁在第二局的前一百手能斗到势均力敌,甚至在后半盘的乱战中仍有获胜的机会,这在人类棋手和AlphaGo之前六十多盘对局中,从未出现过。

同时,柯洁在GoRating的世界排名榜上,已经记不清有多少周排名第一了,且和身后的朴廷桓有着较大的差距。当李世石挑战AlphaGo失败时,柯洁说:“就算阿法狗战胜了李世石,但它赢不了我。”

狂妄吗?未必。当时李世石的排名是世界第三,和柯洁之间的战绩,是2比8,说是一边倒,也不为过。

打脸了吗?也未必。Hassabis说,这次新版的AlphaGo和李世石对战版相比,性能有了大幅优化。至于具体优化了多少,之前说是让三子的水平,未免夸大,但至少让一先的差距还是有的,这样的差距在高手对决中足以决定胜负。因此,如果第一次出战的不是李世石而是柯洁,以这次第二盘的状态和策略,逼出AlphaGo和李世石的第四局出现的那种bug,大有希望。

图片来自于网络

如果把棋手的范围扩大,把过气的围棋高手也考虑在内——“石佛”李昌镐,要比柯洁更接近AlphaGo。

虽然柯洁棋艺惊才绝艳,但就对棋坛的统治力而言,仍和李昌镐相去甚远。李昌镐在32岁前,拿了18个世界冠军,在这个数字面前,柯洁才刚刚起步。更恐怖的是,李昌镐的那个年代,每年只有寥寥无几的世界大赛,而不像今天这样,七八项大赛轮番登场。

在李昌镐的那个年代,天下高手们经历的不仅是失败,而是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九十年代中国围棋的天才人物马晓春,在94和95年为中国棋坛夺得史上前两冠。可就在这个人状态的巅峰时期,遇上了李昌镐这个宿命的克星,四年间四次决赛,全部饮恨而归,一代天骄,就这样凄凉地被从云端打落,再无争胜之勇。

马晓春的接班人常昊,在四年间对战李昌镐的战绩为4胜17负,三次决赛三度失利,且大部分均为完败,一败再败,除了用岁月让石佛老去外,毫无办法。中国围棋十几年的寒冬,大部分拜李昌镐所赐。

何谓统治力?最直白的说法,是让坐在棋盘那边的对手感到绝望的能力。李昌镐的统治力,在团体赛中体现得更为恐怖。13次团体赛冠军,在第1至6届农心杯上,作为主将,狂取14连胜,以一己之力为韩国队全取六届冠军,被称为“农心杯铁门”,其中的第六届,以一敌五,一战封神。在那个年代,不管韩国队前面几位出场的战绩有多烂,只要主将位上坐着李昌镐,对中日两队而言,就只剩下绝望。

图片来自于网络

“在第三局,我第一次在棋盘上感受到了恐惧。没有任何失误,没有任何情感。虽然很不甘心,但坐在对面的我最终只剩下绝望。 ”——这是柯洁对战AlphaGo第三局的感想。其实,类似的感受,在李昌镐时代,就已经有许许多多的棋手感受过。波澜不惊的开局,中盘走厚,官子搜刮,一番平淡无奇到最后,将将输了半目……只要对手露出一个破绽,只要开局和中盘获得了优势,棋局便失去了悬念。——虽然方式不同,但就对棋局的掌控力和对对手的威慑力而言,李昌镐毋庸置疑地站在了离AlphaGo最近的地方。

虽然接近,但李昌镐无疑也赢不了AlphaGo。如果非要在人类历史上找出一个有一丁点希望赢的棋手,我所能想到的,只有他——

吴清源。

20世纪初,日本围棋君临天下。即使是派出一个职业棋手中的菜鸟,也能横扫中国棋界。在日本围棋的巅峰时代,吴清源只身横渡大洋,远赴日本学棋。数年之后,以十番棋的形式,横扫当时所有的超一流高手,并将所有对手降格,真正展示了什么叫“无敌的寂寞”。由于十番棋的降格制度对于落败者过于残酷,这一赛制在吴清源的无敌状态下,被迫中止。这个理由可谓空前绝后,吴清源至此被誉为“古今第一人”。

与旷古烁今的战绩相比,吴清源更大的成就,是他在围棋理论的创新领域所做的贡献。比如19岁时,吴清源对战本因坊秀哉,下出了惊天地泣鬼神的开局——“三三、星、天元”。其中的“三三”占角,和AlphaGo有异曲同工之妙。

吴清源 “三三、星、天元”开局

比如大雪崩定式里原创的内拐走法,和AlphaGo对定式的升级、不拘一格的创新类下法,也是类似;

再比如“六合之棋”理论说:“围棋的目标不是局限于边角,而是应该很好地保持全体的平衡,站在一个很高的角度去看待。”可惜AlphaGo只知算法,而无法将其概括成能为人所用的理论。如若有朝一日阿尔法真能幻化成人,以围棋老师的姿态降临人间,所教授的课程,说不定与吴清源当年所提出的这个理论,相去不远吧。

虽然就整体而言,已没有其他棋手能接近AlphaGo,但就局部技术而言,还是有一些人类顶尖棋手,与阿尔法老师颇有几番神似。

比如在开局阶段对棋子价值的判断,即所谓大局观,“民族英雄”聂卫平,当属顶尖。聂老的外号是“前五十步天下无敌”,只是因为计算力欠缺和习惯性昏招,才使得在中日擂台赛的神奇之后,没有继续创造个人比赛的辉煌。

比如对“取势”的理解,最像Alpha老师的,应是“宇宙流”武宫正树。李世石那五盘里,有一次AlphaGo下出了五路肩冲,技惊四座,当时我就在想,这棋以前武宫老师常下啊——不拘泥于一边一角,筑成滔天厚势,对打入之子或围歼,或攻击获利……“原来围棋可以这么下!”在阿尔法老师出世之前,这样的赞叹,武宫老师同样收获过。

比如对残子价值的利用,则首选李世石的“僵尸流”。AlphaGo与柯洁的第二局里,左边的几颗残子轻松做活,这是李世石巅峰时期最拿手的招数:撒豆成兵,看着半死不活,却往往死而不僵,会在不经意间起死回生。

比如对对手弱棋的攻击。AlphaGo与柯洁第三局的最后,将大龙一网打尽,杀力惊人。人类棋手中,攻击和杀棋功夫最好的,当数“天煞星”加藤正夫、“天下第一攻击手”刘昌赫,和巅峰期的古力。对手一着随意,便会陷入天罗地网中,被高举的屠刀弑杀殆尽。

再比如对实地的把控,“小强”陈耀烨早些年的钻地流,和朴永训的官子神功,都在“对每一目锱铢必较”上,做到了极致。

当然,对于AlphaGo来说,无论哪种围棋理论,哪种下棋的风格,都没有意义,唯一的指标,就是胜率。在冷冰冰的价值判断面前,没有短板,没有死角,没有失误,只有胜利。

然而,即便人类在围棋领域再无战胜人工智能的机会,我们仍不会忘记在围棋的历史上奋战过的棋手们。就像虽然冷兵器已经退出了历史舞台,但我们还是会怀念围魏救赵、破釜沉舟、赤壁之战、淝水之战一样。

深蓝早在二十年前就已征服了国际象棋,但最近的卡尔森和卡尔亚金的巅峰对决仍然让人热血沸腾。

围棋,也是同样。

本文由历史资讯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棋欲脱俗需返璞归真,吴清源自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