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对张恨水的评价,无处安放的

- 编辑:365体育滚球 -

对张恨水的评价,无处安放的

图片 1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前不久和一位杂志社的编辑老师电话聊天,从小说的修改谈到“文学在今天”。起因是笔者投了一篇文学评论,论述“当下的文学为何难以成为公共记忆”,其中的部分表述,沿用了自世纪初以来“文学边缘化”的传统论调,但编辑老师质疑这种论调,他提出的问题是:文学真的边缘化了吗? 主张文学边缘化的人,喜欢把八十年代和当下作对比,援引杂志销量、文学作品传播度、作家在社会各个阶层的接受程度、知识分子和学者的表述等数据或言论,得出文学自八十年代到现在步步边缘化的结论。编辑老师也提到:八十年代他所供职的杂志社,一本杂志能卖到七八十万册,现在只有一两千册,巨大的差异,让他的一些同行发出“今不如昔”的感慨。纸媒销量的下滑,在今天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不只是文学杂志,报纸、大众刊物等,或是“死于昨日”,或是走上新媒体转型之路,比如《收获》《人民文学》《上海文学》等文学杂志,都创建了自己的公众号甚至APP。 另一个与此相似的,就是严肃小说、诗歌销量的下滑。《财经时报》的《一本杂志和一个时代的记忆》中说到:八十年代 “《诗刊》从发行12万到14万,直到高峰时的55万,这对于诗歌刊物来说,是非常不正常的现象。”那时候诗人、小说家就是大众偶像,年轻人幻想通过文学改变命运,比如余华,本来是个牙医,后来写小说成了,就专职写作,凭借《活着》《许三观卖血记》成为畅销作家。 从这些数据、言论中,既有的成见被佐证,也就是文学边缘化。但如果把时间线延长呢?如果起点不是八十年代,而是新中国成立、民国成立甚至更早以前呢?或许象征文学作品传播度的那条迅速下滑的线条,就会变成波浪线、上升曲线或者其他什么线条。 民国时期的文学,在知识分子的经典表述中同样是一个辉煌的年代,因为鲁迅、沈从文、张爱玲、周作人、钱锺书、林语堂等一个个光辉的名字,还有“新文化运动”中关于白话文学普及的表述,历史被披上粉红色的光晕,建构出文学的高峰,但仔细一想,知识分子的回忆和真正的历史现场是否吻合呢?在一个成年人识字率不到40%(学界说法不一,5%到30%的说法都有,因为那时候的人口统计很困难,但共识是不超过40%,作为对比,清末民初,成年人识字率约为10%左右,1982年全国人口普查,成年人识字率68%,参考《南京政府初期的“青年问题”:从国民识字率角度的一个分析》)的年代,鼓吹文学精英的成就、渲染作家、知识分子对社会的影响力,当中是否存在群体对自我的美化? 毕竟,即便是在历史建构中名声大噪的《新青年》,1919年的最高印数也才“一万五六千份”,在被蔡元培扶持前甚至不到2000册。当时销量最好的作品也绝不是严肃文学,而是张恨水等作家创作的通俗小说,据说每当有张恨水的新书上市,鲁迅的母亲就回去读,以至于鲁迅写信道:“母亲大人膝下敬禀者,三日前曾买《金粉世家》一部十二本,又《美人恩》一部三本,皆张恨水作......” 严肃文学遇冷,通俗小说流行,这和今天的情况是一样的,所不同的是:作家和知识分子的话语权被稀释了,文学的传播媒介也从纸张分流到网络社区、影视、短视频、游戏等媒介。像《芳华》这样改编自文学作品的电影,它和民国时人们看的《金粉世家》,功用是一致的,那就是大众的文学消遣。一些知识分子期望文学能承载思想、启蒙国民,但对大众来说,文学主要是释放情感的窗口,或者找乐子的途径。 所以,向往崇高的读者要失望的是:严肃文学不流行才是历史的常态,而不是我们这个时代精神堕落的表征。八十年代的文学热是多重因素作用下的特例,那个年代大众对文学的着迷与其说是因为文学本身,不如说是一种如饥似渴心态的推动。就像被关了很久的孩子突然重获光明,他会迫不及待浏览窗外的世界。在那个互联网尚未发达、影视和游戏也没有传入千万家的十年,纸书是大众最主要的精神消遣,他们在里面看到西方小资的爱情故事,也看到大观园里的痴痴儿女,对过去的找补、对未来的向往,启蒙、猎奇、娱乐等多种功能都被文学所承载,但那注定是短暂的。图片 2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所谓文学边缘化,实质是文学传播媒介的转移。互联网和影视、游戏的发展,让大众看到更快速、可欲的消遣渠道。比起纸书,视频对快感的激发更加便捷,人们看一本书或许要花上一天,但看一个视频,几十秒或一个半小时就足矣,过去寻常百姓看书找故事,现在一部两个小时的电影就能呈现出跌宕起伏的故事,一盘游戏,它的炫目和刺激,也绝非纸书可比拟,所以纸质书的消遣功能不可避免被分散了,这不是大众不再关心文学,而是文学参与到人们生活的方式发生了变化;承载它的媒介正快速分化和变革。 到最后,纸质书承载的文学影响会越来越小,但文学本身仍在,它通过电影、游戏、电子媒体等新媒介传递给大众。而在现行的文化工业生产中,文学的生产也早已和技术升级紧密结合,一部文艺电影需要富有文学性的剧本支撑,游戏的世界里,也可以承载深刻的命题,当文字与其他媒介混合,文字本身充当着那个创造源头,新媒介则帮助它传播。 所以,与其说这是一个文学衰亡的年代,不如说我们这代人处在一个媒介革命的时期,文学如何找到适合它的传播语言,再次成为问题。从影响力上来看,严肃文学在如今看起来失宠了,我们能轻易得出结论,指责读者的肤浅,批评他们躲避深刻,但转换从读者的角度讲,如果你提供的东西并不能击中我,你的精神消遣作用甚至不如电影、游戏,我为什么要给你买单呢? 在读者注意力被爆炸化的媒介分散的今天,严肃文学的受众的确被稀释,但它失宠的更深入的原因,是它无法呼应读者内心的精神困惑,它的叙述和它对这个时代的文学性解读,还不足以打动读者,更多时候作者只是在用专业的技巧讲一个隔靴挠痒的故事,或者用陈旧的语言重复着对前人的模仿,今天的写作这有比前辈做得更出色,现实主义拼不过巴尔扎克,现代主义置身于乔伊斯的阴影下,谈宗教、家族也总是充当着陀思妥耶夫斯基、托尔斯泰、曹雪芹的学徒,偶然看到个魔幻现实主义、后现代,玩弄新潮的叙述语言,但如若讲述的内容不具备深厚的精神力量,叙述再新也只是变戏法,耐不住时间检验。

张恨水小说的特点 对张恨水的评价

猎历史网 - www.373cn.com/2016-05-30/ 分类:历史名人/阅读: 张恨水作品 张恨水中国着名的作家,在他五十几年的写作生涯中,创作了一百多部通俗小说,在这些作品中,绝大多数都是中、长篇章回小说,字数总共约三千万,那么张恨水作品有哪些呢? 张恨水作品 张恨水的作品中比较有代表性的有《金粉世家》、《啼笑因缘》、 ...

张恨水作品

张恨水中国着名的作家,在他五十几年的写作生涯中,创作了一百多部通俗小说,在这些作品中,绝大多数都是中、长篇章回小说,字数总共约三千万,那么张恨水作品有哪些呢?

图片 3

张恨水的作品中比较有代表性的有《金粉世家》、《啼笑因缘》、《八十一梦》和《水浒新传》。

《金粉世家》是长篇小说,描写的是民国初年京城上层权贵家族的生活,它展现了国务总理金铨这个权贵之家骄奢淫逸、糜烂堕落的寄生虫式的生活,除此之外还展现了腐朽之极的灵魂。张恨水借着这本小说剖析了当时中国传统社会的宗法家族模式。

《啼笑因缘》采用了一男三女的爱情模式为核心,反映了北洋军阀统治时期黑暗的一个社会侧面,这本小说流传很广,引起了很多人的讨论和思考。

《八十一梦》抗战时期,张恨水最受欢迎,影响最大的长篇小说,这部小说充满了诡谲玄幻的悬念,具有很高的文学价值。

《水浒新传》创作于抗战期间,是《水浒传》金圣叹腰斩本的续书,共六十八回,讲述了梁山好汉大聚义后帮助宋朝朝廷一起抗击金国的故事。

张恨水的作品还有很多,比如《春明外史》、《热血之花》、《傲霜花》、《孔雀东南飞》等,这些作品都为社会造成了一定的影响,是值得后世怀念和珍藏的文化瑰宝,而张恨水也将伴着这些着作,永存于世间。

张恨水小说的特点

张恨水原名张西远,是安徽人,出生于1895年5月18日,被称为“章回小说大家”和“通俗文学大师”的第一人,其笔下的作品被后人所称赞,他很喜欢《红楼梦》的那种文人诗句与佳人才子相结合的写作手法。他作品的影响之广让人称叹,甚至鲁迅的母亲都很喜欢他的作品,那么张恨水小说的特点是怎样的呢?

图片 4

张恨水由于对文学的热爱,对多个名人的作品都进行了详细的研究,他讲究取其精华,去其糟粕,这使他的作品非常的严谨,有整体性,还可以独立成章,其中的情节曲折婉转,故事贴切读者的习惯与审美观,非常吸引读者。并且张恨水还将各地具有特性的方言写入了他的作品当中,不仅令读者的见识得到提升,对当时的新文化运动也是有着积极地影响。

张恨水的众多小说都继承了他对传统小说写作形式的修改,而且他了解到当时新文学的弊端,所以张恨水的作品集合了他的理解,特别重视民族化和传统形式的描写手法,使得众多的普通民众可以轻易的接受。他曾说过——绝对不写人家看不懂的语言,可见其对读者与所写小说的契合度是十分重视的。

张恨水小说是社会言情的形式,精彩婉约的写法,显示出了以言情为主的才子佳人写作模式。他做到了面向大众,采用了严肃和娱乐相结合的方式,因为其可读性恨强,所以受到了广泛人民的喜爱。

对张恨水的评价

张恨水是他那个时期最多产的作家,而且是作品最畅销的作家,社会评价他是民国言情第一写手,除此之外人们对对张恨水的评价还有很多,那么都是些怎样的评价呢?

图片 5

“张恨水与中国通俗文学研讨会”曾评价张恨水的作品十分优秀,它们很好的再现了社会现实,并且不仅继承了章回小说的特点,还吸取了西方小说的一些技巧,总之张恨水的小说通俗但不失优雅,大大地提高了中国通俗文学的水平。这个研讨会是由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中国作家协会创研部等部门联合举办的,它给予张恨水的评价很高。除此之外还有很多的名人曾对张恨水作出过评价。北京大学中文系博士孔庆东曾评价张恨水的《啼笑因缘》是二十世纪中国最轰动的一部作品,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张中良也曾高度评价过这部作品,除此之外他还赞扬了张恨水的其他作品,说他犀利的笔锋生动地再现了那个时期社会各阶层的生活情态。西北大学教授袁进评价张恨水是一个作品数量过、作品发行多、小说同时创作的数量多的人,他的作品能打动普通的老百姓,也能感动高层次的读者。以上是通过作品评价张恨水,除此之外还可以从张恨水的爱情中评价他,对于爱情,张恨水是一个执着的人,他憧憬着郎才女貌的美妙生活,他不拘于母亲为他安排的结婚对象,追逐了自己的幸福,他的这一份执着也感染了后人。

原标题:无处安放的“通俗”

新京报制图/高俊夫 许骁

2003年火热一时的电视剧《金粉世家》,让“张恨水”这一名字重新回到了许多普通观众与读者的视野。但比起民国时期张恨水红遍大江南北、“妇孺皆知”的情况,仍可谓相去甚远。这其中固然有时过境迁的因素,却更在于文学史和批评界几十年内对他的忽视。

张恨水是活跃于20世纪20-40年代的通俗小说大家,在几十年间写出了百余部中长篇小说,总计超过两千万字。其中的《金粉世家》《啼笑因缘》等几部代表作,更成为现象级的作品。虽然绝大多数写作不脱离情爱题材,但张恨水的“俗”,主要是贴近平民视角和人间本色,并内含着对陈旧套路的变新和悲悯的格调。可毕竟因为这“俗”的胚子,难入文化精英阶层与变革先锋者的眼。于是,在他当年受到市民阶层极广泛的喜爱的同时,就一直经受着来自新文学界的批判。他的作品被贴上标签,是为金钱的鸳蝴文学,被斥为“封建余孽”,是高呼启蒙的新文学发展路上的对手和阻碍。

有一则关于鲁迅和张恨水的小故事常被引用,鲁迅在1934年一封给母亲的信里写道:“三日前曾买《金粉世家》一部十二本,又《美人恩》一部三本,皆张恨水所作,分二包,由世界书局寄上。”新文学主将鲁迅的母亲并不看儿子的书,而鲁迅也不得不根据母亲的阅读口味,为之购买张恨水的小说。当新文学研究者提起这个故事,是用来说明启蒙者的艰辛与无奈。但它也呈现出一个巨大的现实——即便在大变革的时代,先锋们的声音也并不能穿透一切,代替一切,其他的声音与需求,仍然是合情合理,抹杀不了的。张恨水所代表的新旧交融、雅俗互现的姿态,也许在历史叙述中被边缘化,但在真实的历史时空,却有着极深厚的基础。

八十年来,享受过热闹与追捧的张恨水,也受尽了冷落与寂寞。今天,我们有可能拨开层层的帘幕,认识一个独立的、真实的作家兼报人张恨水吗?我们能给总是难登大雅之堂的“通俗”,不概而视之的公允对待吗?最近,由解玺璋撰述的《张恨水传》出版,我们也借这个机会,再一次回看张恨水的文学世界和围绕他的纷杂评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由中国近代史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对张恨水的评价,无处安放的